过去我以为,鸡汤如同鸡肋——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;鸡汤又如《围城》中赵梓眉对方鸿渐说的那句话:“你不讨厌,可是全无用处。”写鸡汤文就像抹水泥般堆砌华丽辞藻,没有思想的地基,没有逻辑的框架,最后筑成一堆漂亮的垃圾——所谓“鸡汤美文”。

 

鸡汤就如衣服上的白饭粒,又如蚊帐上的蚊子血,远不如床前明月光白得彻底,又不及心口朱砂痣红得深情。鸡汤如齑粉、如灰尘,风一吹就散了,再无痕迹。

鸡汤如鲥鱼,恨其多刺;如海棠,又恨无香。就连血泪红楼梦,都恨其未完,更何况一碗单薄的鸡汤呢?鸡汤或余悲,红楼亦已歌。

鸡汤是虚拟世界的兴奋剂,是现实世界的鸦片。后来我发现,其实自己错了。

彼得·德鲁克说:“观念的变化不能改变现实,但能改变现实的意义”,塞内加说:“灵魂的力量比任何命运都强大。……凭着自己的力量,它既能造福于生活,也能给生活带来不幸。”

鸡汤是虚拟世界的兴奋剂(测试相册功能)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